一张执照开多间 典当舖竞爭激烈

见证时代兴衰,貌似已逐渐成为夕阳行业的当舖业,此刻却如雨后春笋般四处林立,为急需用钱者捎来福音之余,更为大街注入新生命;风光外表的典当舖,不说不知目前正充满著同行间的激烈竞爭,以及所得利润遭瓜分的窘境。

典当铺,又被称为典当行或是押店,在粤港地区又被称为二叔公,是一种供人抵押私人物品,以换取金钱的行业。一般上,將按抵押品的实际价值打折后,借予相对金额,并让典当物品者在期限內赎回。

记者实地走访数间位于隆市的当铺,业者受访时皆异口同声表示,基于近年来经济不景气,再加上当铺四处林立,因此对当铺的生意影响甚大,加上许多华裔家庭并无拿出家当进行典当的意愿,因此顾客源逐渐趋向于友族同胞及外籍劳工,惟在接近新年期间华裔顾客才稍有增加。

据于隆市经营当铺逾10年的周先生指出,经营当铺非一朝一夕即能成功,需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磨练有关知识之余,同时还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网以及客户源。

「我在16岁时,便孤身前往新加坡投入纺织业,一眨眼就是10年的岁月,接著才在机缘巧合受友人的邀约下,回到大马准备开设当铺,但开始时什么也不会,只能先到新山的一间当铺打工边做边学,待时机成熟后,才到吉隆坡开设第一间当铺。」

以含金量进行估价

他指出,自身所经营的当铺只收名錶以及黄金製品,如项链以及耳环等典当物,接著在收到有关典当物后,將根据该典当物的含金量,以及物品使用程度等来进行估价,如开出的价钱让对方同意即达成协议,而每次交易金额最高上限为1万令吉。

「当对方达成协议,我们將让对方在拿钱后签署『当票』,并根据政府所规定的6个月,限期对方赎回典当物品,而我们则从中吸取每个月2%的利息。」

「如对方未能在6个月內赎回物品,我们將在第7个月依程序,发函通知对方期限以至,假如仍未有人来领取,那么届时將会有政府官员前来收取典当物,并进行拍卖,再將所得款项给予店家。」

另一方面,周先生指出,大马是有典当立法的国家之一,且歷史十分悠久。然而,典当法令在经过多次修改,演变至今已变得与以前不同。

当铺氾滥影响收入

「在数十年以前,以个人名义申请当铺经营执照並不困难,在通过官方的审查背景手续后,再缴付一定的费用,即能获得一张执照,惟在数十年后的今日,政府已经取消以个人名义申请当铺执照,取而代之的是只能以本地公司的名义进行申请。」

接著,在通过重重手续之下,方能获得一张执照,但能开设不止一间当铺。

他指出,就是因为现时典当法令并无一张执照,只能开设一间当铺的规定,因此导致当铺氾滥,进而出现僧多粥少,出现收入以及利润遭瓜分的现象。

 

顾客典当金饰,当舖业者必须先秤重量,再估价能典当多少钱。
顾客典当金饰,当舖业者必须先秤重量,再估价能典当多少钱。

 

漂白花钱 外劳也来当黄金

典当铺一行因歷经时代风霜,因此令许多年轻一代认为是一份不赚钱的苦差事,但实际上当舖实为一份能养活一家大小的行业。

周先生指出,或许有许多人並不看好典当业的前景,认为从事典当业毫无前途可言,但其实只要具备专业知识,以及充足条件用心经营,经营当舖不外乎是一种能养家糊口的职业。

「经济的衰退多多少少都对生意带来影响,但在这世道不景气的时刻,还是有人为了钱,忍痛来店里典当黄金,接著再不断的介绍他人前来光顾,因此客源不至于断绝,而经由抽取利息,以及拍卖典当物品得来的钱也足以养家。」

谈及当舖的典当高峰期,他说,该当舖设立于购物商场內,四周有著不少的外籍劳工,因此在几年前,政府决定实施外籍劳工漂白计划时,有不少外籍劳工拿著用储蓄买来的黄金准备典当,以换取缴交漂白计划的手续费,让当舖在该段期间赚取多于平时营业额的约1至2万令吉。

最怕收到贼赃假黄金

当铺是属于高风险的行业,除了怕保安出现漏洞,让匪徒有机可乘之余,更怕收到难以辨別的假黄金,因而蒙受损失。

周先生表示,由于曾有数次遭人用以假乱真的假金饰典当,而令自己蒙受损失的经验,因此现时他都会要求客人在拿出金饰进行典当的同时,还必须出示该金饰的购买单据,以防再度受骗或是误收匪徒偷来的贼赃。

「除了要求客人出示购买单据之外,我们在拿到金饰的同时,还必须进行数个步骤的检验,包括秤重以確定金饰重量之余,还必须拿专用的石头来磨金,接著对残留在石头上的黄金粉末抹上化学药剂,如果粉末並无变色又或者是溶解不见,那才是真金。」

此 外,他还表示,在2013年时,曾有一名年龄介于18至20岁的青年拿金饰前来店里典当,当时他不疑有诈与该名青年达成交易协议,岂料在数日后,却有数十 名警员押解该名青年来到店门口,指由青年典当的金饰为破门行窃后所得的贼赃,让他大吃一惊,这是当舖首次遇上类似事件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