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張執照開多間典當舖競爭激烈

見證時代興衰,貌似已逐漸成為夕陽行業的當舖業,此刻卻如雨後春筍般四處林立,為急需用錢者捎來福音之餘,更為大街注入新生命;風光外表的典當舖,不說不知目前正充滿著同行間的激烈競爭,以及所得利潤遭瓜分的窘境。

記者實地走訪數間位於隆市的當舖,業者受訪時皆異口同聲表示,基於近年來經濟不景氣,再加上當舖四處林立,因此對當舖的生意影響甚大,加上許多華裔家庭並無拿出家當進行典當的意願,因此顧客源逐漸趨向於友族同胞及外籍勞工,惟在接近新年期間華裔顧客才稍有增加。

據於隆市經營當舖逾10年的周先生指出,經營當舖非一朝一夕即能成功,需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和磨練有關知識之餘,同時還必須建立起自己的人脈網以及客戶源。

「我在16歲時,便孤身前往新加坡投入紡織業,一眨眼就是10年的歲月,接著才在機緣巧合受友人的邀約下,回到大馬準備開設當舖,但開始時什麼也不會,只能先到新山的一間當舖打工邊做邊學,待時機成熟後,才到吉隆坡開設第一間當舖。」

以含金量進行估價

 

他指出,自身所經營的當舖只收名錶以及黃金製品,如項鍊以及耳環等典當物,接著在收到有關典當物後,將根據該典當物的含金量,以及物品使用程度等來進行估價,如開出的價錢讓對方同意即達成協議,而每次交易金額最高上限為1萬令吉。

「當對方達成協議,我們將讓對方在拿錢後簽署『當票』,並根據政府所規定的6個月,限期對方贖回典當物品,而我們則從中吸取每個月2%的利息。 」

「如對方未能在6個月內贖回物品,我們將在第7個月依程序,發函通知對方期限以至,假如仍未有人來領取,那麼屆時將會有政府官員前來收取典當物,並進行拍賣,再將所得款項給予店家。」

另一方面,周先生指出,大馬是有典當立法的國家之一,且歷史十分悠久。然而,典當法令在經過多次修改,演變至今已變得與以前不同。

當舖氾濫影響收入

「在數十年以前,以個人名義申請當舖經營執照並不困難,在通過官方的審查背景手續後,再繳付一定的費用,即能獲得一張執照,惟在數十年後的今日,政府已經取消以個人名義申請當舖執照,取而代之的是只能以本地公司的名義進行申請。」

接著,在通過重重手續之下,方能獲得一張執照,但能開設不止一間當舖。

他指出,就是因為現時典當法令並無一張執照,只能開設一間當舖的規定,因此導致當舖氾濫,進而出現僧多粥少,出現收入以及利潤遭瓜分的現象。

 

顧客典當金飾,當舖業者必須先秤重量,再估價能典當多少錢。
顧客典當金飾,當舖業者必須先秤重量,再估價能典當多少錢。

 

漂白花錢外勞也來當黃金

典當舖一行因歷經時代風霜,因此令許多年輕一代認為是一份不賺錢的苦差事,但實際上當舖實為一份能養活一家大小的行業。

周先生指出,或許有許多人並不看好典當業的前景,認為從事典當業毫無前途可言,但其實只要具備專業知識,以及充足條件用心經營,經營當舖不外乎是一種能養家糊口的職業。

「經濟的衰退多多少少都對生意帶來影響,但在這世道不景氣的時刻,還是有人為了錢,忍痛來店裡典當黃金,接著再不斷的介紹他人前來光顧,因此客源不至於斷絕,而經由抽取利息,以及拍賣典當物品得來的錢也足以養家。」

談及當舖的典當高峰期,他說,該當舖設立於購物商場內,四周有著不少的外籍勞工,因此在幾年前,政府決定實施外籍勞工漂白計劃時,有不少外籍勞工拿著用儲蓄買來的黃金準備典當,以換取繳交漂白計劃的手續費,讓當舖在該段期間賺取多於平時營業額的約1至2萬令吉。

最怕收到賊贓假黃金

當舖是屬於高風險的行業,除了怕保安出現漏洞,讓匪徒有機可乘之餘,更怕收到難以辨別的假黃金,因而蒙受損失。

周先生表示,由於曾有數次遭人用以假亂真的假金飾典當,而令自己蒙受損失的經驗,因此現時他都會要求客人在拿出金飾進行典當的同時,還必須出示該金飾的購買單據,以防再度受騙或是誤收匪徒偷來的賊贓。

「除了要求客人出示購買單據之外,我們在拿到金飾的同時,還必須進行數個步驟的檢驗,包括秤重以確定金飾重量之餘,還必須拿專用的石頭來磨金,接著對殘留在石頭上的黃金粉末抹上化學藥劑,如果粉末並無變色又或者是溶解不見,那才是真金。」

此外,他還表示,在2013年時,曾有一名年齡介於18至20歲的青年拿金飾前來店裡典當,當時他不疑有詐與該名青年達成交易協議,豈料在數日後,卻有數十名警員押解該名青年來到店門口,指由青年典當的金飾為破門行竊後所得的賊贓,讓他大吃一驚,這是當舖首次遇上類似事件。

 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