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當鋪-當舖故事

「幸福當舖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日落城是個濱海的大城市,在城中央有間當鋪,當鋪的主人名叫梅爾。

這天,有位客人來到當鋪裡頭典當東西,他先是拿出了一個磁盤,瓷盤上頭有著繁複的花紋,感覺相當值錢。

梅爾拿出放大鏡,仔細觀察花瓶上的每個細節後,面無表情的說:「這花瓶不值錢,只能當五十元」。

「這花瓶不值錢?這可是從外國來的。」客人面有難色,原來,這位客人急需一筆錢。

客人想了想,又拿出一個青色的花瓶,面色凝重地說:「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,本來不想典當它的,希望它能值點錢……」

梅爾只是低著頭,認真的觀察著花瓶。客人不斷的訴說花瓶的故事。「這花瓶對我來說相當重要,是當年祖父辛苦賺錢買下來的……」

梅爾揮揮手,不耐煩的說:「安靜點!這花瓶值不值錢我知道。別囉哩叭嗦的……」

過了好一會兒,梅爾放下花瓶說:「它值五仟元!」

「才五仟元?老闆,請您再給多點錢,我急需湊到二萬元,這已經是我們家最值錢的東西了。」

雖然客人不斷的請求著,但是梅爾只是重覆的說:「它就值五仟元,要不要當?」

客人無奈的典當花瓶,正當他要走出店門時,又回過頭,百般不捨地掏出一個紅色的盒子,裡頭裝著一對戒指。「這是我與老婆當年的結婚戒指,老婆過世後,我每天把它放在身邊……」

客人話還沒說完,就被梅爾打斷。「別說一堆廢話,我管它是結婚戒指,還是撿到的,或是偷來的,該值多少就是多少。」

最後,客人終於如願的湊到二萬元,但是他一點也不開心。梅爾趕緊把這對戒指收好,並且貼上當鋪標籤,上頭寫著「藍、紅戒指一對,典當期限:三個月,典當金額一萬五仟元」。

梅爾的店鋪雖然樸素,但是充滿了各式各樣珍貴的寶物。店裡分成兩邊,左側是個大櫃台,是梅爾估價的地方,這裡除了各式各樣的估價工具,像是放大鏡、鉗子、估價參考書……之外,還放了客人典當的物品,每一件上頭都有一張當條,上面清楚的紀錄著典當的期限。超過期限沒來贖回的物品,就會被放到右側的「商品區」。

梅爾的當鋪生意不錯,雖然他的態度不好,但是眼光獨到,許多外地來的掏金客,像是古董商、收藏家都喜歡來這裡買東西。於是,店裡收藏了許多值錢的寶物……而來到這兒典當物品的人,更是形形色色,有窮困潦倒的人、失意的藝術家、有錢的商人,甚至是竊賊、小偷。這麼多人裡頭,有一位特別的客人,名叫班區,是個六歲的小女孩。

班區家離梅爾當舖不遠,只隔著兩條街,她每天都會拿一樣東西來當鋪。小女孩帶來的東西都不值錢。有的時候是花朵做的項鍊,有的時候是自製的卡片,或是海邊撿到的貝殼。

「梅爾爺爺,我今天又帶來一件寶物喔……」小女孩今天拿來的是一顆形狀特別的石頭。

「這只是普通的鵝卵石……」梅爾只花了三秒鐘就認出這個石頭不值錢。

「它很特別喔!這可是我在山上找到的,那天我上山採果子,正好有隻麻雀在玩著這顆石頭……」

班區每次拿東西來到當鋪,都要說一段關於這個物品的故事,梅爾若是不想聽,她就會哭鬧,所以梅爾只好埋著頭忍耐地將故事聽完。「好啦!故事聽完了,這東西值一塊錢……」

班區故事一說完,梅爾趕緊將石頭收下,並且把一元給了班區。班區來梅爾這兒典當東西,已經一年多了。梅爾的家裡很窮,但是她年紀太小,還沒辦法工作,只好到處找尋寶物來這兒換錢。

有一天,日落城的海邊,吹起了一道又一道的長浪。這裡的居民都知道,是颱風要來的前兆。海岸邊停靠了許多船,城裡的店也都早早的關起門。正當梅爾準備打烊時,店裡來了一位身穿黑袍子的客人,手上拎著一只黑皮箱。

「要當東西嗎?」梅爾問。黑衣人點了點頭,從皮箱裡拿出一個舊舊的鐵盒子,鐵盒打開,裡頭滿是灰塵。

「什麼東西?又舊又髒的……」梅爾在心裡抱怨著。歪過頭往鐵盒裡瞧,鐵盒裡頭放著三件不起眼的東西,一張泛黃的卡片、一張破舊的照片與一個毛線織的錢包。

「客人,這三樣東西不值錢……」梅爾說。

「值多少錢?,估個價吧……」黑衣人的聲音相當低沉,梅爾好奇的看了一下黑衣人,但是圍巾擋著他的臉,看不清楚。

「多少錢?」黑衣人再一次詢問。

「卡片、照片一毛不值,這毛線織的錢包值五十元。」

「你確定嗎?」

「這舊錢包值五十元算是很好了,客人,要不要?我等著打烊呢!」

「就五十元吧……但是三件東西我都要當掉。」黑衣人奇怪的堅持著。梅爾沒辦法,只好把三件物品都收下,這個舊鐵盒,梅爾完全沒看在眼哩,隨手塞進櫃子裡。

這一晚,日落城下起了大雨,一般的颱風夜是不打雷的,但是這晚,雷聲卻響個不停。

隔天早上,當梅爾走下樓時,眼前的景象讓他瞠目結舌。店裡頭所有值錢的商品通通不見了,掛在牆上的名畫、鎖在櫃子裡的骨董花瓶通通不見了。

梅爾趕緊報警,警察才剛進門,梅爾便拉著警察,詳細的解說哪些東西被偷了。「這個架子上有名貴的寶石,那邊則是放了三幅名畫……」

警察卻感到一頭霧水,對梅爾說:「梅爾老爺,你生病了嗎?你的店裡從來就沒有這些東西呀!」

「開什麼玩笑?日落城誰不知道我的店裡最多寶物了!」梅爾一開始以為警察在開玩笑,但說著說著,卻發現警察是認真的,於是,他越來越著急,聲音也越來越大聲,附近的鄰居都跑來圍觀。

「脾氣最好的梅老爺,怎麼在生氣?」

「梅老爺,要不要吃我剛剛才烤的餅乾?休息一下!」鄰居們紛紛向前關心梅老闆。

說也奇怪,今天大家對他異常的好。梅爾覺得自己在作夢,呆坐在椅子上,口中不斷念著:「我所有珍貴的東西都不見了……」

警察先生拍著梅爾的肩膀說:「梅爾先生,我不知道你怎麼了,但是,你最珍貴的東西還放在櫃子裡。」

梅爾一看,櫃子裡放的是昨天那個小鐵盒。梅爾衝到櫃子旁,把鐵盒舉起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頓時間,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瞪大眼睛看著梅爾,所有人都被他這個舉動嚇到了,沒人敢再對他說什麼。

一覺醒來,世界全變了。他不再是鄰居眼中壞心眼的「梅老闆」,而是常常幫助大家的「梅爾爺爺」。

這一天,日落城裡的人們都在談論梅爺爺,平常很好心的梅爺爺突然變成這副模樣,大家的結論是──「他失憶了!」而梅爾則覺得大家都瘋了,自己像是被抓到另一個世界。他放棄跟別人解釋,他原本有多麼富有,每天坐在店裡,等著這場噩夢醒來。

唯一沒變的是,小女孩班區還是每天來到店裡。班區跟別人不同,她是唯一願意聽梅爾說著「舊世界」故事的人。

「你本來的店裡有很多寶物?有什麼?」班區像在聽故事般好奇的問著。

「東西可多了,有一個像拳頭般大寶石……還有……」

班區問:「你本來是個壞心的老爺爺?為什麼?」

「因為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」班區支支吾吾的說著。

除了聊「舊世界」,班區也告訴梅爾,在「新世界」的他,是個什麼樣的人。「梅爾爺爺總是說,鐵盒裡放了三件最重要的東西。」

「『以前』的我,真的這麼說過?」

「是呀!三不五時就說一次呢!」

梅爾好奇的打開鐵盒,裡頭除了卡片、照片、針織錢包,還放了一張「當條」。上頭寫著「老卡片、老照片各一枚、針織錢包一個,典當期限:未知,典當金額:未知。」

「未知?什麼意思?」梅爾覺得只要解開這張「當條」的謎,世界或許就會變成原來的樣子。他趕緊問班區:「為什麼『以前』的我會說這三樣東西很重要?」

班區笑著說:「答案只有梅爺爺你才知道呀!因為每次有人問梅爺爺,關於鐵盒裡頭的故事,梅爺爺總是笑而不答。」

梅爾認真地看著這三樣東西,因為上頭都已泛黃,卡片上的字跡已經模糊,照片也破舊不堪,他怎樣都不認得這三樣東西。

小女孩班區決定要幫梅爺爺「重拾記憶」。她與村民們商量,要協助梅爺爺回想起這三件東西。

依循著卡片上的壓花,他們找到這是隔壁高遠鎮特有的花種。原來這張卡片是梅爾五歲時,好朋友送的禮物。但是,梅爾卻把卡片搞丟了,朋友很生氣,因為那是他非常用心製作的卡片,而梅爾卻覺得只不過是張卡片罷了,沒必要這麼在意,於是兩人大吵一架,後來就絕交……結果,這張卡片原來是掉在桌下,但梅爾已經不在意了。

那張老照片,則是當年他決定到日落城打拼時,死黨們送給他的合照。當年梅爾剛來到日落城,非常想念故鄉,所以決定將照片收起來,讓自己能夠專心事業,不再惦念故鄉。但日子久了,他卻忘記這群重要的朋友。

知道了卡片與照片的來歷,梅爾卻始終想不起來錢包是誰給的?原來這個錢包是梅爾自己的。當年,他想將這個錢包送給重要的人,但對方一句不經意的嘲弄,笑說毛線織的太醜。梅爾一氣之下,就將這個錢包扔了。

梅爾終於找回這三樣東西的「價值」。一個物品的價值並不只是物品本身,它身後伴隨的故事與意義,對當事人來說,才是最重要的。

梅爾有種強烈的感覺,或許明天一覺醒來,他就會回到原本的世界。這一晚,他與班區聊天聊到好晚。

「你說,你本來是個壞心的老爺爺?為什麼?」班區問。

「因為我忘記『價值』的真正意義……」梅爾說。

隔天,梅爾店鋪裡的珍貴寶物果然全回來了。寶石、雕像、名畫一件也不少。梅爾將當鋪店名改成「幸福當鋪」。並且把一些昂貴的收藏品通通捐出去,他將鐵盒放在店裡最顯眼的櫃子裡,經常告訴大家關於鐵盒的故事。

為什麼叫做「幸福當舖」呢?因為梅爾總是認真聆聽每位顧客的故事,若是客人拿了很重要的東西來典當,他就會提醒客人:「這件物品相當重要,千萬記得要把它贖回去。」每位來到當鋪的客人,即便已經窮途潦倒,但都能感受到溫暖的幸福。

屏東永豐當舖|屏東首選永豐當舖|屏東當舖|屏東優質當舖|屏東合法當舖|屏東首選當舖|屏東汽車借款|屏東汽車當舖|屏東房屋借款|屏東房農地借款|屏東房屋當舖借款|屏東房屋土地二胎|屏東房屋設定借款|屏東房地借款|屏東機車借款票貼|屏東汽機車借款|屏東車借款|屏東汽機車借款當舖|屏東當舖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